。時間の沙。

。烫伤阿。

晚上我姐不知道哪儿看一菜谱,糖醋排骨。

排骨煮熟了要煎,我姐哪儿能自己上阵,愣是让我去,我一听要做饭,先穿个背心儿。。。。

谁知道他妈的是煎东西。排骨一放进去,油花乱蹦,那高温,幸好我躲得快,基本除了脸,脖子胳膊膝盖甚至脚丫子,都被烫了= =+。。。。

我姐说了,要吃饭就要付出劳动力,第二道菜,椒麻鸡腿,还是得炸。。。。这次倒好,裹了面粉的鸡腿不会乱溅油花了。

下午的时候,沈同志打来电话,告诉我:哥,你车刷了咋还是臭的。。。。

我说:你就收着那个,知道不臭了在给我送回来。。。

这要追溯到昨天中午,因为某件破事儿导致我要宴请所有从小到大的朋友,顺便帮我们面目可憎的团长庆生,众人纷纷奔赴宴江南3层贵宾厢。

沈同学调戏女服务员语:小姐,我从小就是善男,所以我从小吃素,给我来一土豆丝,拍黄瓜,地三。。。。[还没说完就让他女朋友给了一掌]

席间,某个巨型不要脸分子大吼:为了庆祝主任10年难得一见骇人听闻的男女交友事故,来一皇家礼炮。

我答:那也没有年年都被甩的刘爷潇洒,礼炮还是得庆祝您。

一通风卷残云,滴水不漏之后。我开车带着沈大败类坐上我那鞋拔子,团长携其女友以及沈夫人开着他那路虎,我前他后,沈大败类在车上跟我瞎掰唬,便开始呕吐欲望强烈,已经腮帮子都鼓了,我说你他妈的别给我吐车上,他丫愣他妈生生给咽下去了。。。。

结果马上第二波海啸来临,他还没来得及摁车窗,一喷不可收拾,副驾乃至挡风玻璃上都是呕吐物,我立刻停车让丫下车,团长停车下来观看语:还好没做我车。

沈夫人忍耐着强烈的呕吐欲望给我擦车,不然没法儿回家,当时离到他们家还有20分钟。。。。

擦干净了也吐完了,我连蓬都打开了,还是不能散发掉那恶心的味道。。。。

到他家,他第一件事儿就是掏出一钥匙,说:哥,我对不起你,我这还一闲车,你凑合开着。。。

就此,陪伴了我将近一年的鞋拔子下战场了= =+

团长不忘打镲:要是吐我车上,他就不给我车开了。。。。

晚上回家,我姐看到新车问:哟,你发财啦,换新车。

我说:发个球,沈x吐我一车,跟他换了。

我妹答:这比你那Z4可好看多了。。。。

全部遭我一记白眼儿= =+
村儿长的闲话 | 留言:3 | 引用:0 |
<<。流水账一记。 | 主页 | 。太销魂了。>>

留言

......排骨洗好了,要煎之前要先把水沥干= =+ 然后从锅子的侧面滑下去, 包你不溅-V-
2009-10-01 Thu 10:01 | URL | 蜘蛛小姐姐~ [ 编辑 ]
糖醋排骨,绝对是我爹的拿手绝活,那是我家宴席的经典菜系之一。我的绝活是青椒管肉,嗯嗯~
2009-10-02 Fri 21:19 | URL | 亲家兔 [ 编辑 ]
你们俩太惨无人道了= =+

一个幸灾乐祸,一个推销灌肉= =+
2009-10-04 Sun 01:10 | URL | 劉老虎 [ 编辑 ]

发表留言















只对管理员显示

引用

| 主页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