。時間の沙。

.其实也就这样了.

许久不玩儿娃,一玩儿准被劈。

先是窘村服,然后是窘妆面,最后是窘毛。。。。
什么时候这圈儿这样了,反正我是一万年潜水,也无所谓了么。
小阿姨说现在说句什么话都不能直接复制,要变成自己的话说,否则你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被反侦查,或者上NB[NB是什么,我可知道了= =+]。我这状态就像一刚刚步入这个圈子的小白一样= =+

有些事情,干没干,做没做,心里清楚。就算你在家看电视,也有人会说你在泰国参加红衫军抑或是在非洲乱搞患上了艾滋病。

兔子说:什么大风大浪没见过,遇事儿装傻才是真理。
是啊,跟你有关系没关系的都会扯进来,是不是你干的,有没有你参与,到最后你可能都不知道自己干过什么了。
这种虚拟的东西,还是算了吧,现实生活都没这么较劲了,对于一破网,也没必要拼命。

人情关系淡薄到一定程度的时候,去年还在思考送什么礼物,今年就变成随便哪儿弄一东西糊弄了。结婚的结婚,离婚的离婚,生孩子的生孩子,流产的还在流产。身边的朋友,除了几个十分要好的,其他的也就那样了。

老婆看着别人自己玩儿染发膏,自己也买了N多,今天来找我姐,俩人互相帮助,给自己染了。
结果经验太少,老婆头顶一光圈儿.
我说:你跟升天了似的。。。。
她回:所谓狗嘴吐不出象牙。
她不说这句还好,我姐接:他就是属狗的。。。


7586981_270065680.jpg

10年的友谊阿。。。。现在也老了~归国小聚的时候~

p167097350.jpg

被我爹怒斥的流氓造型= =+
邢儿说:我都不想跟你一起走。

村儿长的闲话 | 留言:1 | 引用:2 |
| 主页 |下一页>>